物资采购快速更新权威发布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来源:800884火车票 作者:铁总新闻网 日期:2018-04-04
字号: T T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在文学爱好者心目中,《狂雪》是一本有超然和独特地位的当代诗歌著作,而长诗《狂雪》更是大气磅礴、狂放不羁,读来令人血脉贲张,字里行间洋溢着浓郁的家国情怀。正是因此,诗集《狂雪》获得了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长诗《狂雪》更是被制成诗碑,屹立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3月底,记者在京与《狂雪》的作者,著名诗人王久辛进行了一次深入且愉快的交谈,王久辛不仅回忆了家里两代人与宝鸡之间的动人故事,还对周秦文化和宝鸡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宝鸡是我的宝地

“宝鸡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是个宝地。”刚见面,王久辛就笑着对记者说,之所以称宝鸡为他的宝地,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王久辛在宝鸡的经历。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1977年秋,王久辛从西安来到宝鸡扶风县,在当时的五泉公社三河生产队插队。王久辛说,当时他的房东名叫马哲,是杏林高中的语文老师。同样爱好文学的两人一见如故,只要马哲在家,两人就会彻夜长谈,从五四时期的散文家聊到秦牧、杨朔、刘白羽等当代散文大家,在论及古今中外文学的过程中,马哲也给了王久辛许多启发。王久辛回忆说,当时虽然村上通了电,但因为限电,到了晚上七八点就停电了,所以大家到了晚上还是点煤油灯。自己爱看书,经常彻夜点灯看书。一次,马哲不在家,他点着煤油灯在自己房间看书,到了凌晨一两点时,马哲的家人来敲门,提醒他休息,王久辛随口回答说:“没事儿,我再看会儿。”过了一会儿,马哲家人又敲了一次门,不好意思地对王久辛说,家里已经没油了,王久辛这才恍然。第二天,他没有上工,而是到绛帐,为马家提了一大壶油回来。和马家的友谊令王久辛难忘,后来王久辛到兰州军区工作时,马哲的儿子还去看望过他。几年后,马哲儿子找对象的时候,王久辛也帮忙参谋过。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宝鸡之所以成为王久辛的宝地,不仅是因为他在这里找到了同样爱好文学的好友,还因为在这里,他踏出社会后首次触摸到文学的梦想。王久辛回忆说,1978年夏天,扶风县文化馆举办过一次优秀文学骨干创作培训班。王久辛作为五泉公社唯一推选的学员,背着背包来到县城。培训班上一名名叫汪润林的老师亲切接待了他。

在这个培训班,王久辛了解了许多陕西优秀作家的故事。比如莫伸,当时本来在西安铁路局宝鸡东站货场当装卸工的莫伸正因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短篇小说《窗口》而在全国文学界声名鹊起。又比如杜鹏程,柳青、王汶石、胡采、李若冰等。在培训班,王久辛在老师的指导下重点研究了这些陕西作家的作品,这对于王久辛的启发相当大。

王久辛说,如果说自己中学立志想成为诗人、作家的话,在宝鸡这个培训班,就是自己踏上社会后第一个正式的文学培训班。“第一个!”王久辛伸出食指,再次强调了一遍。

与马哲的交往,让王久辛畅游在文学海洋中;在班上的学习,王久辛又加深了对陕西本土作家的认识。在宝鸡插队的日子,有了文学的陪伴一点都不寂寞,而且还撑起了王久辛对文学的野心。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到现在,王久辛已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老友旧事》,文论集《情致 格调与韵味》等。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担任《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编审,大校军衔。

所以王久辛说,宝鸡是他的宝地。

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王久辛:宝鸡是我的宝地

我的家庭与宝鸡渊源颇深

严格来说,宝鸡不仅是王久辛的宝地,还是王久辛父母的幸福之地。王久辛说,自己的家庭和宝鸡也有很深的渊源。

这要从抗战时期说起。王久辛的外祖父是第一批毕业于詹天佑创办的铁路技术培训班的铁路技术工人,对当时的中国铁路发展来说属于稀缺人才。所以抗战开始后,他被确定为转移对象,随原在天津的一间铁路工厂转移到河南洛阳。在洛阳生产三年后,又随厂搬迁至宝鸡。王久辛的母亲和三舅也在宝鸡的铁路工厂工作,其中,他的三舅还是中共地下党员,为保卫国家财产立下汗马功劳。1949年,王久辛的父亲随部队参与了解放宝鸡的战役,之后作为军代表,和战友一起接管了王久辛母亲所在的铁路工厂。


国家快速铁路网